最新地址 http://792cc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诱姦人妻…小菱 [2/2]

诱姦人妻…小菱 [2/2]


为什么歎气?一个磁性的男声传入小菱耳中。小菱吓得忙转身看去,却发现阿贤两只眼睛正盯着她。
小菱顿时惊惶失措,就想朝外走,却被阿贤强有力的臂膀拦住了。
你,你让开!我要是不让开呢?阿贤笑着说,眼睛却死死盯着小菱的眼睛,小菱不敢看他,将脸闪过一边,这是女厕耶你想干麻!?小菱怯怯的低声的说。
未待小菱反应过来,阿贤强将门锁上,猛地一把将小菱强搂在怀里。

贤哥~你~不要,你不要这样~~小菱在阿贤的怀里挣扎着,却又哪怎能挣的开呢!….

我知道妳需要我,我早就知道了!妳的男人是个废物。阿贤激动的边说边把女人抱起,放到洗手台上…..

“妳的男人是个废物” 这句话像一记闷棍将小菱打傻了,她闻着竟是一股男人的气息,将她的所有知觉掩盖。
你,你怎么知道?! 妳别管我怎么知道,我就是喜欢妳,我要得到妳,小菱!!

小菱的内心已经摇摆不定….

这句话说完,阿贤就展开了淩厉的攻击。他将小菱的上衣高高掀起,将自己的头颅深深的埋入了小菱的怀里,乳罩已被阿贤一把拽掉扔在地上。
当阿贤用嘴含住她的乳头用力的吮吸时,小菱那脆弱的心里防线彻底被阿贤攻破了,小菱已放弃了无用的抵抗,放弃了挣扎,原有的那一丝廉耻之心已被抛开到九霄云外了。

小菱的全身变得火热,一团团火自小腹向上升起。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这么快,这么容易就接纳了这个名声不是很好的男人。她只知道,她的乳头在男人的吮吸下慢慢变大,变硬,自己彷佛如在云端,强烈的麻意刺入了她的中枢神经,她不是正在渴望这样一个男人么!

阿贤用舌尖轻轻的挑逗着小菱的乳头,舌尖不停的变换各种姿态,或挑,或舔,或吸,或扯;又不时的用牙尖轻咬已经坚硬如核桃的乳头;突然的又一口含入小菱的半只奶子,大力的吸拽!

小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,抱住阿贤的头,浑身轻轻的颤抖。双腿之间带来 一股股的暖意,还带着酥痒。阿贤停止了对小菱乳房的攻击,迅速的将女人的内裤拉下,装入自己的口袋。

小菱顿时感到双腿之间不停的流出水来,那流水彷佛是在召唤阿贤,来吧,来吧!我渴望你的滋润。

阿贤将拉链拉开,原来他是没有穿内裤的,硕大的阳物如出闸的猛龙一般冲杀出来,威武而又狰狞。

阿贤让小菱看着自己的阳物,小菱不情愿的张开眼睛,顿时被惊呆了,阿贤强拉着小菱不听话的手,让她抓住它。火热的阳具在小菱的手心里不安分的颤动,小菱从不知道男人的阴茎竟然会如此灼热,她就这样紧紧的握着男人的阳物。

阿贤握着小菱的小手,一上一下慢慢的撸动。等小菱习惯了这样的动作以后,将手放开。小菱握着那雄伟的雄性象徵,小手有节奏的套弄,阿贤十分受用,紧紧的贴住女人的脸蛋,用舌尖舔着女人的耳垂,右手自然的放在小菱早已潺潺流水的桃源洞上面,紧紧的贴着,按着那一块隆起,左右轻柔的旋转,手心被淫液濡的湿漉漉的。阿贤的阴茎在女人的手里还在慢慢的成长,慢慢的变得更加坚硬。小菱被双腿间的那只大手摸的呓呀直哼哼….

阿贤笑了,是时候了。阴茎已经再无成长的余地了,已经变得微微发胀。他知道进入的时机到了,也不作任何前奏,分开了小菱的大腿,对準小菱那迷离混乱的肉穴,用力的刺入进去。小菱捂住嘴深深的低喊了一声,飞吧!小菱在心里默默的喊着….

阿贤终于得到了他日思夜梦的小菱的身体,他双手各握住小菱的一只大腿,狠狠的向下压,开始了疯狂的冲刺。
(反正是别人的老婆当然尽情的,狠狠的,爽快的抽插啰!也或许是怕真有外人进来吧。)

阿贤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只是用自己的原始力量不停的冲击小菱的身体,阴茎撞击小菱身体的声音越来越大,如果从上面俯视下去, 那该是多么淫靡的一个画面啊。
小菱在阿贤的狠插猛干之下已几近疯狂,她就像一只小船一样,在狂风暴雨滔天大浪下一会被沖上浪尖,一会又被猛然摔下。她从做女人起,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被种剧烈的节奏一次次刺入的感觉 ; 阿贤火热的巨龙在身体里翻江倒海,气势非凡。

随着噗哧噗哧的声音不断响起,小菱的淫水越冒越多,顺着大腿向下蔓延,她从来没有流过如此多的淫水,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究竟谁,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
只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淫娃,是个蕩妇,是个需要被男人干被男人骑的少妇,是个饿极了的不断索取的穷家女!

阿贤并没有採取太多花哨的技巧,只是实打实的硬干,毫不拖泥带水。硕大 的龟头一次次让小菱放声高呼,一次次的让小菱下身似开了锅般的沸腾。
只是一会的功夫,阿贤便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,小菱却早已经丢了,在他狠狠的插入的前几下,小菱就已经丢了。

阿贤抓住小菱的两个奶子,提起身体里残留的最后的力气,急速的抽插百余下,一声歎息后,满意的将一腔精液狠狠对着小菱的肉穴射了进去…..

阿贤再一次深情的吻住小菱,小菱害羞急了,却又无法脱离,只得任他胡来 ; 半晌过后,阿贤回到了酒吧里,小菱则是稍后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才缓缓的走回吧台…她告诉那两个多事精,她肚子不好受,所以才在里面那么久。

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,当阿贤开车把小菱送到她楼底下,小菱打开车门,幽怨而又充满无限春情的朝阿贤一回眸,才又走进了深邃的楼道。

阿贤则得意极了,他又一次征服了一个女人,又多了一个可以吹嘘的资本。他兴高采烈的吹着口哨,开着车消失在黑夜里。

小菱回到家里才发现内裤和乳罩都被阿贤人带走了,阿贤在做爱时的狂暴和事后的温柔深深的触动了小菱, 有些失落的小菱着一丝落寞,一份满足,一丝内疚,沈沈睡去,这晚,她睡的很甜。

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从弹指流逝,小菱再也无法抗拒那个粗豪而又温柔的男人,从此欲罢不能,深深的陷入了淫慾的无底深渊,小菱被阿贤彻底的征服了,他们在各自的家中,在阳台上,在卧房,在浴室,在厨房或野外 , 或暗夜的车箱里…
到处都留下了小菱被阿贤孜意姦淫的痕迹,到处都留下了两人疯狂交媾的气息……..